肖冰影给公司找投资的时候一共就见了两个人,一个是真格基金的徐小平,一个是金沙江创投的Richard林仁俊,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徐小平刚见到肖冰影时就劝她要按照租赁的模式来做童装,但一个小时后徐小平就改了主意,决定让肖冰影按照原来的想法试一试。

而林仁俊更是连续两次向肖冰影抛出了橄榄枝。

2014年在斯坦福读书的第一年,肖冰影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VR公司,当时的天使投资人正是林仁俊,肖冰影二次创业时,林仁俊又一次扮演了“天使”的角色。

▲ 小鹿森林创始人肖冰影

同时吸引两位投资人的项目叫小鹿森林,是一个基于人工智能的童装个性化推荐平台,每年定期寄给用户寄出6个服装盒子,试穿后喜欢的留下,不喜欢的免费退回,目前已经积累了数千名注册用户,并在2016年10月拿到真格基金和金沙江创投数百万美金的天使轮投资。

◆◆

被忽视的童装市场

肖冰影想要做盒子订阅平台的灵感,来自她在美国时的经历。作为女装盒子订阅平台Stitch Fix的重度用户,肖冰影每个月都会收到一盒搭配好的衣服,挑选后留下喜欢的,退回不喜欢的。这样的模式在美国已经十分成熟,而Stitch Fix的年收入也已经超过7亿美金。

这让肖冰影动了心:服装盒子订阅的模式能否搬到国内?

当时在国内,已经有专注于男装订阅的平台“垂衣”,而相比于男装,肖冰影更想从童装切入。

肖冰影先算了一笔账。

国内有2亿0-14岁儿童,童装市场规模达到2000亿人民币。在这样的体量下,童装市场却极其分散,全国排名前十的童装品牌市场占有率之和只有11%,国内并没有出现童装的领导品牌,此时入场仍然有很大的胜算。

更重要的是,相比于男装,童装的购买频率更高,因为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每半年就要更新一次尺码,每年需要36-60件新衣服。通过固定的订阅模式,可以让用户养成周期性的消费习惯。

“小孩基本上每个月都会长高1厘米,半年之内就要更换衣服尺码,且孩子户外活动多,磨损更大。”

相比于男装、女装,童装的品类更少。在风格上,女孩子以可爱风为主,男孩以运动风为主,单品上无非就是牛仔裤、衬衫、长裤、短裤等,相比较来说更容易对用户做出精准推荐。

2016年11月,肖冰影拿着投资回到国内创建小鹿森林。今年1月,小鹿森林的产品快速上线。

“我们是一个特别硅谷范的公司,先把产品快糙猛地做出来,然后快速试错做产品的更新迭代。

一开始,肖冰影坚持小鹿森林要做国外品牌,价位不能太低。后来她发现,用户对品牌并不敏感,她们只想更方便地买到合适的衣服,这时小鹿森林才开始考虑做自有品牌,平均单价也从370块降到了240块。“我们的目标是把价格控制到50-300块之间。”

在购买周期上,一开始小鹿森林给用户的选择较为灵活,可以两个月一次、一季度一次或者一年两次,用户下单并更新宝贝信息后才会寄出盒子。但是从反馈的数据来看,用户的复购率并不强,究其原因并不是因为用户不需要而是时间太久忘记下单。

“后来我们就统一调整成一年固定寄出六次盒子,既培养了用户的固定消费习惯也节省用户时间。”

当率先积累起第一批用户之后,小鹿森林通过一次获客就可以产生6次的互动购买行为,相比于传统电商一次性的消费行为有更长的生命周期和黏性。

目前小鹿森林用户从盒子中留下衣服,根据件数和客单价来计算,已经让小鹿森林基本实现了盈利。

◆◆

人工智能挑款师

爱逛爱挑是女人的天性,年轻妈妈们真的会放弃线下店面,选择一个未知的盒子吗?

80后,新中产阶级,事业心强,工作繁忙。这是肖冰影给小鹿森林目标用户做的简单画像。

而且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这批80后父母可支配收入更多,但平时工作繁忙且大多数都是夫妻均在职场,因此他们更在意能够节省时间又个性化的服务。

肖冰影说,一方面,这些新中产父母忙于工作,没有充分的时间为孩子逛商场挑衣服,另一个微妙的地方在于,年轻妈妈对孩子衣服的挑选标准远低于自己买衣服的标准,只要衣服能够满足舒适又个性的需求,这就足够了。

“她们对童装品牌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前三位需求就是材质、价格和款式。”肖冰影说,小鹿森林就是想要在有限的范围内让用户做出自己的选择。

▲ 小鹿森林COO张骞

相比于直接网购,父母在给孩子买衣服的时候更注重衣服的材质,所以必须要在看得见摸得着的情况下才会促成消费决定。“但是线下店面的痛点在于,孩子不像大人一样会乖乖试穿,往往是家长在店里拿着衣服在孩子后面追着跑,这样的体验并不好。”肖冰影说,通过把衣服寄送到家,消费场景从商场转换到更加放松的客厅,且推荐的衣服会让孩子尝试更多不同的风格,家长很喜欢打开盒子一刹那很惊喜的感觉。

小鹿森林采用会员订阅制,每年交纳199元会员费后,就可以享受一年免费寄送6次盒子的服务,每个盒子中有六件衣服,考虑到不同风格、场合、颜色进行搭配,试穿后喜欢的留下不喜欢的免费退回。

与造型师一对一为用户挑选衣服不同,小鹿森林寄出的盒子是通过背后一套大数据系统来完成用户匹配的。

具体来说,小鹿森林会在会员注册时就填写一份宝贝档案,既包括基础身材、身高、体重等信息,也包括孩子喜欢的风格、童装品牌、接受的价位等,后台系统再根据这些信息加上历史购买记录进行智能化推荐,而这些推荐也是通过产品采购后拍摄照片入库,通过图片识别技术快速找到合适的衣服。

“比如通过人工智能可以识别出这件衣服的材质、颜色、款式,再进行标签的匹配。”肖冰影说,一般搭配师15-20分钟可以完成一个盒子的搭配,不同用户收到的盒子重复率低于3%。

◆◆

从海外品牌到自有品牌

小鹿森林主打的是欧美精品童装品牌,因此在供应链方面主要分成两类:

一类是葡萄牙、丹麦等国小众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小鹿森林直接从原产国进口到国内仓库后进行发货,

另一类是在国内有代工厂的品牌,小鹿森林可以直接从国内工厂取货,既节省了时间,也能以更低的价格在第一时间拿到新款。

“从国内拿货,既省去了海关的税费,价格上也会比海外代理低2到3成。”

小鹿森林的买手团队每季度会从巴黎、佛罗伦萨、纽约、东京等各大童装展会上进行选款和采购,并对挑选的品牌不断做出淘汰更新,目前小鹿森林已经和全球65个童装品牌建立合作,并拥有6家品牌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

肖冰影坦言,初期小鹿森林会以海外品牌为主,但是当用户体量变大时,会进一步打造小鹿森林的自有品牌缓解供应链压力。肖冰影说,预计今年秋冬,小鹿森林就会推出自有品牌。

在价格方面,国内巴拉巴拉、ZARA这样的童装一般在100元左右,而Burberry童装一般在800元以上,小鹿森林则把价格定在100-500块,占领相对空白的价格区间。

在获客方面,小鹿森林抓住年轻妈妈爱晒爱分享的心理,一方面通过朋友圈的口碑传播,同时也会通过母婴论坛、KOL等进行精准营销。

在竞争壁垒方面,从短期来看小鹿森林具有模式的先发优势,从长远来看,通过积累大量的用户数据可以做进一步的深度学习来指导产品的采购,减轻物流和仓储压力。

肖冰影说,小鹿森林的注册会员有数千人。

目前小鹿森林正在进行Pre-A轮融资,此次融资完成后将会尝试以“快闪店”的形式铺设线下销售渠道快速获客,也会尝试从童装拓展到青少年服装。

有了Scentpage香水订阅服务,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加班加到臭了!
香水电商 ScentPage,用订阅玩法找出最适合你的香氛味道
香水购买是件麻烦事。小白消费者面对琳琅的香水往往无从下手,不知道哪款适合自己;而对于那些想尝试更多新味道的香水控而言,100毫升100毫升地买又着实不太经济。我们最近聊到的创业公司 ScentPage香气博览(Wechat:ScentPage)想用订阅模式来解决这些困扰。ScentPage 刚上线一周左右,是国内第一家提供香水订阅服务的平台。用户支付 99、169 或 299 元月费后就能收到两支 ScentPage 寄出的 5 毫升试香(10ml 刚好一个月的用量)小样,订购周期越长平摊下来价格越便宜,消费者遇到喜欢的还可以直接购买正装。

为了给消费者推送更适合他们的香水,ScentPage 准备了一份调查问卷。用户在购买前需要完成简单几道的提问,而 ScentPage 自主搭建的数据系统会将用户回答与库存 sku 自动匹配起来。用户对收到的香水越满意,就越有可能产生复购和大瓶购买。

ScentPage 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们挑选的并非专柜、电商渠道中很容易买到的商业香,也就是 Chanel 邂逅、Hermès 大地这样的品牌香水。创始人颂元向36氪介绍,ScentPage 贩卖的绝大多数是非工业化生产的沙龙香水,由于量少品牌名气不大,很少能在国内见到。

香水电商 ScentPage,用订阅玩法找出最适合你的香氛味道

据团队提供的数据,目前 ScentPage 拥有 280 款香水,平均每月增加 50 款左右,其中独家代理的有 10 个品牌。能拿到大量沙龙香是因为,颂元和联创蔡昕昕均在圈里有丰富人脉。颂元曾是一个香评人,自己有一个粉丝超过两万的香水生活类公众号,并推出了实体书《唯有香如故》。蔡昕昕曾任荷兰香水公司 pure distance 中国区负责人,拥有香水产品代理权谈判、分销市场和营销经验。

事实上 ScentPage 在美国还有一家累积融资 380 万美元的对标公司 Scentbird,不过两者面临着不同的市场情况。Scentbird 称其在美国拥有 6300 万美元的潜在市场,但颂元坦言,国内大众的香水消费意识还比较薄弱,需要教育培养。

一方面,ScentPage 利用公众号推送香水相关的内容;用户收到小样后扫描瓶身上的二维码也能看到这款香水背后的故事。内容导流外,在获客方面,团队还在计划与FM平台展开合作,推出付费节目“香水生活家”。“香水本来就是一种很缥缈的东西,它可以和我们生活中的一切相结合;视觉上的画、电影,听觉上的音乐都可以和香水巧妙地结合起来”。

未来 ScentPage 的计划是,在向车载、家用香氛等品类横向延伸的同时,to B 销售代理品牌的商品。另外开设自己的线下香水集合店、打造香水品牌也在计划之中。而小众沙龙香产量不足可能导致的断货问题,也亟待团队解决。

ScentPage此前曾获得来自心元资本的 300 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现正在寻求Pre-A轮融资,金额在  1000 万元到 2000 万元之间。

 

香气博览主要在微信平台上做销售,网页端只做为宣传和引流作用,微信端会引导你填一个调查问卷,所有问题都以简单选择形式出现,然后香气博览会根据调查问卷的测评结果为你推荐几款香水来订阅。

通过关联银行账户,看谁多扣了你的手机订阅费
做订阅服务的“管家”, Hiatus 获 120 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近日,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初创公司 Hiatus 宣布获得了一笔 120 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投资方信息未对外披露。据悉,该公司计划利用这笔最新投资招募更多技术型人才,扩大团队规模,并且预计会在今年四月份发布一款安卓版移动应用(目前 Hiatus 仅支持 iOS 操作系统)。

Hiatus 公司成立于 2015 年,两位联合创始人分别是 David Callis 和 Todd Gower,他们希望帮助消费者了解自己是否重复订阅了手机服务。实际上,Hiatus 的解决方案其实并不复杂,他们首先会和用户的银行账户进行关联,了解有哪些扣费项目是重复的,然后就能识别出用户的重复付费订阅项目。事实上,在很多情况下,用户会忘记自己过去曾订阅了哪些移动服务,而且有些服务甚至会在“暗地里”扣费,由于金额不大,很容易被用户忽略。

Hiatus 公司每个月都会在自动扣费交易发生之前,给用户发送通知提醒,如果发现恶意扣费项目,可以通过手机、电子邮件或是直接登录网站进行取消。

但是,Hiatus 公司所提供的这种服务并不独特——市场上有很多初创公司也提供类似的订阅服务追踪、识别和取消服务,比如 Trim 和 Truebill 两家公司。所以问题来了,Hiatus 公司的差异化优势在哪里呢?事实上,该公司刚刚推出了一项全新服务——利用账单协商工具,帮助用户省钱。如果消费者觉得自己每月订阅的服务费用过高,那么就可以通过该工具与服务提供商进行沟通协商,获取。

做订阅服务的“管家”, Hiatus 获 120 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第一步,Hiatus 公司会获得用户授权,然后他们会代表用户与服务提供商进行联系——在确保服务质量不打折的情况下,让你每月支付的费用有所减少。举个例子,如果你选择了移动运营商每月 38 元的数据套餐,获得 200 MB 数据流量,那么在 Hiatus 公司的帮助下,获得 200 MB 数据流量套餐的费用可能只需 28 元。根据目前该服务在美国运营六周的时间来看,效果还是非常好的,已经有 93% 的用户成功享受到了订阅费优惠服务,每年平均可以节约 137 美元。

Hiatus 公司采用了和用户分成的收入模式,首年会从节约资金中分成一半,比如前文提到他们每年平均可以为用户节约 137 美元,那么其中 68.5 美元将会被 Hiatus 公司拿走。不过用户有两种支付方式,一种是提前预付给 Hiatus,另一种则是按月分期支付。当然啦,如果 Hiatus 公司没有帮你省到钱,他们也不会收取任何费用。

在最近的两年时间里,该公司已经分析了总值超过 25 亿美元与用户银行账户关联的订阅服务交易,目前旗下管理的年订阅费用达到 5000 万美元。在分析这些数据的时候,Hiatus 公司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比如美国用户取消最多的三个手机服务提供商分别是 Ancestry、Experian 和 Tidal。

在短视频内容创业的红海中,有像“一条”、“二更”等靠高端文艺收割小资文青的,也有像“papi酱”、“陈翔六点半”这类面向大众人群吐槽搞笑的。今天介绍的“一犬一话”有些特别,虽然市面上宠物类短视频不少,但大部分都在做Youtube等网站的搬运工,它算是为数不多几家坚持原创内容的团队之一。当前在腾讯视频上有4000万的点击量,今日头条关注人数达2万。

根据尚普咨询统计,中国的宠物数量在2003年至2013年的10年间增长了近900%,2015年我国已注册宠物数量为1040万只,广义宠物数量超过1.5亿只。据安信证券估算预测,目前国内宠物产业市场规模约500亿,预计未来5-10年将以20-30%速度增长。

“一犬一话”的切入点是通过原创视频教你如何自制一顿给狗狗的饭,组织狗友一起去月湖坐皮划艇,以及邀请上海本地的宠物KOL普及领养和繁殖方面的专业知识等,涵盖一话、一味、一绘、一问四大专栏。

但做了一段时间后团队发现,专栏多也并非好事,很难一针见血打入用户心智。其次,纯粹走IP路线也比较困难,狗狗要拍出故事性的内容远没想象的那么容易。因此,决定将“一味”专栏升级,从科学公正的角度介绍国外的狗粮,从而吸引一二线城市、有科学养狗意识的优质人群,并向他们售卖订阅制的“Woofbox”。

以测评类原创视频切入,“一犬一话”能把订阅制宠物电商做起来吗?

创始人居一介绍说,Woofbox其实借鉴了BarkBox的思路,这是一家为爱狗人士提供每月狗狗用品订购的创业公司。2012年成立于纽约,公司2015年的销售额为1亿美金,累计销售了2500万个盒子。在他看来,中国的宠物市场刚成熟,不应该过多关注存量市场(如老一辈的养狗人群),新一代的年轻人在养宠理念上更接近西方,愿意为好品质的东西买单。

但拿狗粮来说,行业现状是种类繁多、价格混乱、缺乏领导品牌。因此,Woofbox希望通过订阅的方式为养宠人群提供精选的海淘正品,里面包含养宠物必备的日用品、保健品、非处方药等。在刚刚结束的万圣节前夕,平台进行了第一次的尝试,推出了万圣节主题的盒子,定价为99元。除了按月订购外,“一犬一话”还会通过原创评测内容每周推荐两款产品,据悉平均日销量额为4000元,客单价在150元左右。

团队的近期计划是继续强化原创内容,并且全渠道推广Woofbox。居一透露说,他们正在打造另一个猫猫类评测号——败家猫 BUY+ CAT, 并希望入股3-5个宠物类自媒体,从而形成这个垂直领域的内容矩阵。

“一犬一话”位于上海,16年5月获得九合创投的百万天使轮融资。创始人居一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6年美国养宠经验。内容负责人孙奕夫也来自哥大。

 

“一犬一话”的微博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更新,微信公众号的最近更新时间则为5个月前,看样子业务基本已经停滞了。

零食控 – SackBox

 

零食控的经营模式很简单,按月付费,每月送一盒精心挑选的零食过来。零食控的客户以企业为主,通过浏览官网我觉得普通消费者似乎不是现阶段他们市场推广的重点。零食控的零食盒子比较大,目测应该是500*400*40这种盒子,一个盒子里面几十袋零食,不过看起来很杂。周费是最低200元,每周发一个盒子。就盒子里的零食数量来看,200元稍贵,盒内的袋装零食的档次一般。

 

零食盒子

盒子图片

 

 

订购页面

 

留网址备忘:

http://snackbox.lingshikong.com/

 

壹盒零食

 

专送进口零食的商家,网站上只有一个链接到淘宝页面,我猜这家刚刚起步,由于都是精选的国外零食,盒子里的东西质量看起来都还不错。

官网首页

 

盒子图片

一个盒子98元,略贵

留网址备忘:

http://www.bestyihe.com/

上膳源 – 生鲜配送

 

上膳源是个生鲜电商,网站上有提供生鲜按月配送的服务。网站是Ecshop框架(我是程序猿)二次开发做出来的,界面改良的还不错。上膳源的配送服务叫做”宅配套餐”,顾名思义是配送到家的意思,”宅”字强调了家庭,暗示配送的东西跟做饭做菜有关(我自己想象的)。

 

首页

 

月配套餐

现在一共有4个套餐,2个月度配送,2个年度配送。

月度配送其实就是连续配送4周,每周配送有机蔬菜和土鸡蛋,月初或者月末(我还没有搞清是哪个)配送一直土鸡和10斤蛙米,年度配送同理(配送48周)。

月度双配就是把每周的配送变为单配的两倍,每次配送的量不变。

 

整体来看,上膳源的重心并不在订阅/订购式的配送服务上,虽然没有仔细核心,但我觉得配送费偏贵,经济性不强。

 

贴个链接,自己备忘用:

http://www.shangshanyuan.com/

 

上菜网 – 宅配服务卡

上菜网是上海蔬菜(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生鲜电商网站,”上菜”指上海蔬菜集团,容易被误解成是餐厅上菜的意思。网站整体很有国企风格。 上菜网的宅配服务入口在首页菜单栏的有机宅配栏目,宅配服务以宅配服务卡的形式运作。订阅者需要先购买宅配卡,然后拨打客服热线激活宅配服务,略显不便,跟这个宅配卡可能主要是作为礼品卡来推广使用有关。

首页

宅配套餐

配送周期是自然周,月卡每月配送4次,即每周一次,季卡和半年卡类推。配送的内容以有机蔬菜,整鸡何大米为主,猜测是为了存储和配送的便利性。

 

贴个链接,自己备忘用:

http://www.shangshanyuan.com/

 

本来生活网 – 超值宅配

本来生活网是个在线生鲜电商的大玩家,产品体验和客户服务做的都不错,兑换过他家的生鲜礼包,感觉还行。本来生活网的超值宅配也是采用买卡的方式,即预付费,有月卡和半年卡两种。

首页

宅配卡

本来生活网的宅配提供了牛奶,矿泉水和蔬菜三种选择。

 

网址备忘

https://www.benlai.com/huadong/

The Bark & Co. founders (Henrik Werdelin, Matt Meeker and Carly Strife) envision a canine conglomerate: “Disney for dogs.”

There is a subscription box for almost anything you can imagine these days, and dog toys and treats are no exception. Given the willingness of Americans to spend on their furry friends, it should come as no surprise that a bunch of online operations are competing to offer canines a reliable stream of objects to eat, chew on or lose under the sofa.

继续阅读

韩国女性对于容貌的重视人尽皆知,基本到了不化妆不出门的地步。然而,面对新品迭出、琳琅满目的化妆品,平时工作和生活忙碌的上班族们并不是都能抽出时间来为自己挑选适合的款式,在首尔一家贸易公司上班的金小姐就曾为此烦恼。

出差和加班对于金小姐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经常忙得连逛街的时间都没有,更不用说为自己及时选购新潮的化妆品。在朋友的帮忙和推荐下,金小姐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近段时间以来,每月月初她都会收到一份“神秘”的化妆品礼盒,并对此充满期待。原来,朋友向她引荐的是一家新开不久的化妆品电商网站,她只需要每个月交纳大约16500韩元(1元人民币约合181.8韩元),化妆品网站就会按时给她寄来当月流行的五六种化妆品套装和小样。之所以说这个化妆礼盒神秘,是因为在打开礼盒之前,金小姐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种模式正是近年来韩国市场新出现的一种网购模式。因其与订杂志、订报纸等传统订阅服务相类似,采取客户长期“订阅”,网站定期配送的方式,因而被称为“订阅式网购”。

韩国最火的电商模式

这种全新的网购模式自2011年引入韩国后受到了众多消费者的欢迎,过去两年来类似的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可以说“订阅式网购”已成为当前韩国最火的电商模式之一。

“订阅式网购”均采取会员制方式,消费者在电商网站上“订阅”相应的产品和服务后,会定期收到来自电商网站精心挑选的打包产品和各种促销信息等。与传统网购方式不同的是,“订阅式网购”的特点是相对低廉的成本以及其独特的“代选”功能。电商网站的专业人员会根据消费者的喜好自主选择最新流行的商品组成套装,并配送给消费者,这也为苦于不知流行时尚的消费者提供了专业的选择。

在这些网站中,一家名为美美盒子(MeMeBox)的美容护肤类电商网站显得十分显眼。美美盒子也是目前韩国规模最大的“订阅式”网站,由1983年出生的韩国年轻人河勇锡(音译)率先创立。他在美国一所设计类大学毕业后,曾就职于世界知名时尚品牌汤姆·福特。随后他凭借自己对时尚行业的经历,回到韩国开始创业。这家创业时仅有3人的网站自2012年初问世后,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年销售额已达到10亿韩元,网站会员达到10万名,每月派送2.5万个化妆品礼盒。“几乎每天都会推出新品的化妆品市场让很多韩国女性迷失方向,我们的业务员会非常用心地根据潮流为她们选购物品。”河勇锡告诉记者。

据他介绍,美美盒子本身并不生产化妆品,其销售的化妆品由约350家化妆品公司免费提供,此外,它们还提供免费的电视机,网上营销及客户反馈报告,美美盒子则通过派送礼盒和社交媒体等多种渠道为这些公司的产品提供多方位的宣传,起到了双赢的效果。低廉的成本造就了物美价廉的产品,许多韩国年轻人,尤其是经济并不宽裕的大学生纷纷成为网站的忠实会员。

据韩国网上购物协会相关人员介绍,目前韩国至少已经有50多家类似的网站,到今年年底更是有望超过100家,交易规模也有望从目前的约300亿韩元增长至今年年底的600亿韩元。在电商网站的主营商品方面,除了化妆品,流行服饰、时尚饰品、婴幼儿用品乃至食品和日常用品等重复购买率高的特定消费品都出现了类似的“订阅式”网站。

要低价,也要服务

这种网购模式为什么近两年突然在韩国流行起来?有分析认为,一方面,近年来韩国经济持续低迷,使不少韩国消费者将目光投向价格相对低廉的“订阅式网购”服务。在梨花女子大学刚上大一的李小姐,就是“订阅式网购”的忠实客户之一

。她告诉记者,自己刚上大学,很希望像学姐们一样打扮得很漂亮,可是自己不太知道哪些化妆品适合自己,也没有太多的钱去买专柜上的套装。而在这种网站上,每月只用付很少的钱,就能试用各种流行的化妆品,既划算又实用。她说自己周围有不少朋友都在使用类似的盒子网站。另一方面,经济低迷也使企业缩减了产品推广费用,这一模式也能弥补企业的资金短板。

一名长期关注韩国网购市场的专家则指出,这种“订阅式网购”模式虽然最初从美国引入,但实际上多年之前韩国国内就已经有类似的服务出现。可以说,这种模式是将韩国C2C(用户对用户)和团购两种电子商务的形态相关联的新型网购模式。

与传统的C2C相比,“订阅式网购”以“新鲜感”和相对低廉的价格为特色,而与团购相比,这种模式下,消费者能获得个性化的商品推荐服务,因而可以说是兼顾了价格低廉与服务优质两个消费者最关心的因素。

对电商来说,随着互联网同质化产品和服务越来越多,如何维护长期用户群成为最大的挑战,而以产品体验为诱饵,以长期订购锁定消费的“订阅式网购”恰恰满足了电商的需求,既能扩大商品的宣传,又有助于其消费客户群的相对稳定,市场营销效果明显。

 

迎合个性化需求

其他业内人士则认为其根本原因应归结为受到韩国电子商务整体环境以及消费者需求变化的影响。

韩国网络覆盖率达到100%,是目前全世界互联网普及率最高、网速最快的国家之一。据统计,目前韩国国民中有接近六成有过网购经历,2012年韩国的线上购物规模高达47.65万亿韩元,较2011年度增长18%,这一速度远远高于传统的线下零售业。为了抓住庞大的网购消费市场,不仅B2C(商家对用户)和C2C等主要电商网站纷纷推陈出新,推出新的网购服务和特色,就连传统的百货、超市和其他零售业也先后开设自己的电商网站,积极争抢客户。

互联网产业的高速发展,也使得韩国消费者越发注重消费体验和价值的最大化。“此类网站的成功就是抓住了消费者不断提高的个性化需求。”一位韩国业内专家告诉本报记者。

 

 

目前,随着韩国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支付的程度不断提高,消费者对于产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这类网站通过分析消费者的需求,为消费者提供专业消费建议,省时省力的同时,也提高了消费满意度。因此,在专家看来,这种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模式,将成为未来网络消费发展的新趋势。

要长久还需服务升级

但电商业态的独特属性也决定了其市场迅速变化的特点,因此不少人对“订阅式网购”的红旗能打多久也持怀疑态度。一名从事服装“订阅式网购”的店主就对记者坦言,对于消费者而言,“神秘”和“新鲜感”是选择这类相对廉价的“订阅式网购”服务的重要原因之一,但与之相对应的是,这也带来了一定的弊端:尽管电商在选择配送商品前会参考消费者的偏好以及历史购买记录等,但毕竟不是由消费者自行选择,因而消费者也可能会收到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产品。

随着“新鲜感”的消退,以及逐渐开始对某一品牌“情有独钟”,消费者很可能就会选择中止“订阅”服务。为此,部分网站推出了“升级版”服务,即如果客户对某种商品中意,也可以自行在电商网站订购。此外,由于“订阅式”网站成本低、起步快,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开始涉足这种模式,光是提供化妆品订阅式服务的网站就有10多家,“这样一来,就有可能导致低价竞争,也有可能出现虚假网站,引诱消费者上当。”业内分析者称。

而一些大企业的纷纷试水也增添了不少变数,尤以拥有专业导购人员的电视家庭购物企业行动最快。NS家庭购物公司旗下的NSMall公司就选择与济州岛的一家农产品特产企业合作,推出以新鲜食品体验为特色的“菜篮子”配送服务。

韩国著名品牌希杰家庭购物也拟于9月份向消费者推出希杰旗下的包括健康食品、生活用品,时尚饰品等多种类全方位的综合类订购服务。大公司的加入,在加速做大市场规模的同时,也无疑压缩了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加剧了这一行业的激烈竞争。

转载自http://ihl.cankaoxiaoxi.com/2013/0830/264125.shtml

 

 

 

 

 

 

 

 

 

雨果网从外媒近日报道中了解到,订阅式电商模式正蓬勃发展。成千上万的“box”卖家通过这种方式出售从护须精油到奶油糕点的产品。通常订阅式电商的周期为每周、每个月或每个季度。而在这个订阅电商模式中找到一个独特的利基市场就显得尤为关键。

订阅式电商一直是网络零售最受欢迎的方式之一。尤其是在2016年7月当联合利华以10亿美元收购了订阅式电商公司Dollar Shave Club(男性在线美容零售商)后,这种电商趋势的热度开始飙升起来。

而这种热度不是没有理由的,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订阅式电商能有效地减少成本、增加收入。如果你觉得这种模式可行,你可能就会开始想你应该提供哪种订阅服务?

以下的问题能帮你找到属于自己的订阅式电商利基市场。

你提供的订阅服务能解决顾客哪方面的问题?

订阅式电商是一种承诺式购物。订阅者不仅仅购买了一个产品,他们还同意定期自动重复购买这件产品。因此你需要给顾客一个足够的理由作下这个订购承诺,而不是仅仅购买一次。

通常来说,订阅式电商服务会从以下三种方面来解决顾客的问题。

补充式订阅服务

订阅式电商让这种产品补充服务变得十分容易。如果一个男人平时刮胡子的话,他可能就会需要剃须刀、刮毛膏、止血笔以及剃须后的镇痛软膏。每次买这些东西都需要去当地零售商店购买的话会显得比较麻烦,因此他可能就会接受订阅式电商服务,订阅了这些产品后,这些产品就会定期送到他家门口。很明显这种方式会比较便利,甚至比较便宜。换句话来说,补充式订阅能让你更方便地补充消耗品,这也是Dollar Shave Club价值10亿美元背后的电商模式。

如果你能找到一个独特的补充式产品的电商利基市场,那么你的订阅式电商业务很可能可以与顾客建立一个长期的关系,并拥有稳定的收入和利润来源。找到一种顾客能重复定期购买的产品,然后让顾客能通过订阅式电商很容易地得到这件产品。

发现式订阅服务

顾客的产品选择范围非常广泛。举个例子吧,想想宠物的玩具有多少种,你可以选择买咀嚼玩具、毛绒玩具、互动式玩具等等。每种玩具都有不同颜色的选择、不同的制造厂商;有专为幼崽准备的玩具和室外的宠物玩具。其实,就宠物玩具来说宠物主人就有太多的选择范围了。

订阅式电商模式,如何找到属于你的利基市场?

发现式订阅服务,类似狗狗用品按月订购服务平台BarkBox,致力于帮助顾客在产品海洋中找到独特的、有趣的产品。每个月,订购者都会发现有新产品可以订购了。

如果你能解决新产品发现和选择问题,你可能就能为顾客提供可行的订阅式电商服务。

服务式订阅模式

一些电商服务商提供不间断的服务。典型的例子就是Netflix,这家著名的服务商的订阅模式就是让订阅者订购他们想看的电影或连续剧。还有一些软件服务商,虽然还不是大多数,也能被称为服务式订阅模式。

了解你将面对多少竞争对手?

一旦你知道你的订阅模式能解决消费者哪方面的问题,接下来就要考虑这个利基市场的竞争如何?竞争对手的实力如何?

找到合适的机会。有些利基市场的竞争不多但是市场机会也较少,有些市场则有比较强劲的竞争对手但是市场空间是足够大的。

之前提到的BarkBox是产品发现订阅服务的一个例子。对于想进入宠物玩具订阅市场的商家来说BarkBox是个强劲的对手,但是这个市场是巨大的,绝大多数的宠物玩具并不是通过订阅式电商购得的,所以这个市场的机会还是相当大的。

同样的,市场上也有一些很出色的美容产品提供商。但是美容产品的市场很大,产品的市场空间还能容得下几十种甚至数百种替代产品。所以,虽然刮胡精油的订阅供应商有数十个,但是这个市场还远远没有饱和。

订阅式电商模式,如何找到属于你的利基市场?

问问你自己你想订阅什么?

当你在寻找电商订阅利基市场时,试着找找那些你会感兴趣的产品。如果你选择的产品市场是你自己能理解或喜欢的,你就能更有效地服务于那个利基市场。

比如,如果你提供的是鱼饵的订阅服务,你向顾客承诺能为他们提供完美的鱼饵让他们有更好的钓鱼条件,那你就需要足够的钓鱼专业知识。

把自己想象成顾客,想想你会愿意订阅些什么产品,这很管用。

如果你想出一种你自己都想尝试的订阅服务,因为这个服务解决了你生活中的一个问题,那么这很有可能就是个市场机会,你也有可能因此获得成功

 

转载自http://www.cifnews.com/article/22357

不夸张地说,SaaS公司时刻都在销售产品,因为他们每月都必须防止顾客们按下那个取消订阅的按钮。

 

 

 

 

 

 

 

 

 

 

 

 

 

 

 

 

 

 

 

 

“简单来说,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 —— Marc Andreeseen,2011

Marc当年的预测如今已被证实。三年后你可以看到软件对基本上每个行业都有所改变。比如说,看看科技对出版业的改变。我们已经从阅读纸质书和日报的时代走向消费畅销书、App上的今日头条和电子阅读器的时代。而这些只是很小的一个部分。毫无疑问,软件已经侵占这个世界了,同时软件背后的商业模式也是一样。从前软件还是被包装在一个盒子中通过物流送给顾客,或者被刻在光盘上,再被安装在电脑上。现在软件则是基于订阅平台售卖,而几乎每个人的字典里都有了“SaaS”这个术语。

不夸张地说,SaaS公司时刻都在销售产品,因为他们每月都必须防止顾客们按下那个取消订阅的按钮。也就是说他们必须持续不断地为顾客创造价值,这与传统的卖方,直到被卸载才采取应急措施是有很大偏离的。由于这种潜在的商业模式专注于质量,这也是软件行业在IT门类中是增长最为迅猛的。

也就是说,基于订阅的商业模式已经全面蚕食软件行业,如今用其他方式售卖软件会显得很荒唐。

  • 从软件行业到电商

在商务领域,订阅模式至少和在软件行业一样强大。它极大地提高了顾客的体验,也完全颠覆了商家的商业模式。对顾客来说,订阅模式定期把他们和最好的品牌、产品和他们所爱的服务联系起来。这些品牌必须真正和顾客产生共鸣,这样他们才会愿意继续按月付款。产品质量和体验都会因为顾客拥有主动权而提高。如果顾客不喜欢这个产品,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取消订阅——游戏结束。顾客喜欢订阅模式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件简单高效的事。

另一个方面,订阅模式可以使商家自下而上地建立更好的商业系统。订阅业务的基础是客户留存率和转化率,也就是说在用户的获得上会有更好的投资回报率。商家可以更好地预测对原材料的需求,从根本上解决了库存的问题。所以,收益也是可预测的。最终,所有事务都会更加智能和快速。

但是还有一点,我认为其实订阅模式在电商行业的表现会比在软件行业更好。电商在库存方面会存在很大的问题,但软件完全不会。库存管理太困难了,以至于错误的管理方式遍布整个行业。闪购就是为了解决由对需求的估计错误导致的库存积压而设计的。订阅式商业模式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而且商家也不用再猜测季节性浮动了。

  • 让做订阅生意更容易

当我进入创业孵化器YC工作的时候其实有意识到订阅商务是一种商业模式,因为当时我妻子就订阅了Birchbox(一家提供男女生活用品试用样品按月订购服务的公司),而我们俩同时订阅了Barkbox(一家为爱狗人士提供每月狗狗用品订购的创业公司)。在那里我遇到一些订阅服务公司创始人,尽管他们做得很好,但始终在一些技术问题上感到头疼。我在想,其实需要有人或有个平台专门为订阅商提供后端。我的朋友Alex(现在是我的合伙人)和我决定探究一下这个。我们和196个商家聊过,他们中有的想要开始,有的已经开始进军订阅服务行业。询问过一些入行的问题和壁垒后我发现,这种需求不是仅仅存在于我脑中的,而是真是存在的。

几周前,Cratejoy 的公测版发布了,现在有4000个商家在排队入驻。订阅商务在化妆品、服装、食品和饮料行业迅猛增长(事实上,有22%从我们平台开始的订阅服务一定程度上与食物有关)。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从2011年至今,订阅服务行业中的公司至少都有150%的年收入增长。根据Fortune的数据,各种订阅商务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从2011年上线以来,Quarterly.co(一家提供订阅设计师并且每三个月邮寄他们作品服务的公司)每六个月规模就增大一倍。2012年上线的NatureBox以每个月50%到100%的速度增长;BarkBox的订阅者数从2012年的1500上升到2013年的55000个。

但这些都只是开始。订阅在某些垂直领域还不是那么有活力,并不是因为它不好使,更多是因为在其他垂直领域,开始并维护一个订阅服务所需要的技术并不是懂这些领域产品的人触手可及的。这些产品专家仅仅是因为缺乏试验订阅模式的入口。商家也很想试试,但是构建这套东西并不太容易。

我相信今天的订阅商务就像1999年的电子商务一样,普通人需要一定的平台帮助才比较容易做起来。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1999年,美国零售电商的销售额有150亿美元,只占到零售总额的0.5%。之后,2009年的报告则显示电商销售额达到1450亿美元,占到零售总额的4%。这十年内的激增在我看来,也是订阅商务未来的方向。

基于同样势不可挡的原因,订阅模式会像吞噬软件市场那样吞噬电商的。

 

转载自http://36kr.com/p/218189.html